他拿33个“影帝”?凭什么?

发布时间:2021-02-13 01:00:09   分类:新闻资讯44 views

一、1965年,11岁的李雪健随父亲下放到贵州凯里,后来初中毕业,开始在210厂当车工,业余也演些样板戏,但他做梦都想带兵打仗,威耀四方。后来部队真的到凯里征兵,19岁的李雪健毫不犹豫就报名参军,光荣入伍,成了二炮下属某特种部队工程兵,驻在云南大山里打山洞、挖坑道……

有一天,昆仑军区杂技团来山里,给战士们慰问演出,有个节目叫”高台车队”,杂技演员表演时,意外从台上摔了下来,人被保险绳拽着,生生悬在半空。等绳子解开时,女演员当场吐出一口鲜血。然而李雪健没想到,这位女演员淡定地用水漱了漱口,又接着上台表演,演完后才被人搀扶着走下了台。事后,李雪健五味杂陈、思绪纷乱,当兵之余也搞业余宣传队的他,演戏主要是为了给自己”长脸”,从没想过演员也是个崇高的职业,可以为了艺术献身。从那以后,李雪健就改了主意,他不想当工程兵了,他要当工程师——人类心灵的工程师。又过了3年,二炮文工团的王绍文到云南基地借调演员,22岁的李雪健被挑中,到北京给话剧《千秋大业》跑龙套。

说是跑龙套,其实连龙套都算不上,就是给剧组打打杂、搬搬东西。结果,话剧还没公演,”四人帮”就被打倒,从全国借调来的15名群众演员,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团里看李雪健勤勉老实,是个可造之材,决定留下他当专业演员。这不等于天上掉了个大馅饼吗?李雪健心里乐开了花,觉得自己已经是半个北京人了。团领导体恤他,让他回家探探亲,顺便把”关系”办过来,李雪健回乡后那个荣耀,父母都跟着沾光,街坊四邻也纷纷事后诸葛亮:“这小子我从小看他就是这块料,你看人家这留北京了!”

可等李雪健一周后再回北京,忽然收到一个消息,雷得他天旋地转、措手不及。二、编制不够,团里让他回家!”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李雪健彻底晕菜,每天在宿舍里望着晾衣服的铁丝发呆。人人都知道他”留北京”了,他可豁不出那张嫩脸回家,不如死了算了……关键时刻,《千秋大业》的导演鲁威拉了他一把,”托门子”介绍他去空政话剧团,跟空政团领导说他哪怕演戏不成,去干个木匠、电工,都能行!进了空政后,李雪健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留在北京,否则就去卧轨……

李雪健在空政学员班里,每天都在琢磨:怎么才能留下来,两个兜换四个兜呢?他擦桌扫地、端茶倒水、做做道具、干干木工,多维度塑造自己的竞争力,想争取年底评个”标兵””先进”,这样转业就轮不到他了……但别人也不傻,经常李雪健一起床,发现扫帚已经被抢光了。李雪健也不是”吃素”的,他干脆把扫帚藏床底下,压着睡。

疯狂打杂之余,李雪健也打酱油。那时,团里排话剧《陈毅出山》,一脸土气的李雪健,在里面演匪兵。当时,匪兵分三个角色:匪兵班长、匪兵甲、匪兵乙,李雪健演乙,只有30秒的出场,扛着枪从舞台这头跑到那头,还是个暗场。有一天,李雪健发现跑地主龙套的濮存昕,竟然给自己贴了个金牙,这也能行?!第二天李雪健就给自己整了个大痦子……

这下王学圻也坐不住了,他长相正派,跑龙套那也是军官,被匪兵班长一枪打死。李雪健发现王学圻一枪打不死了,要两枪,他还左转右转晃了好几下,才意犹未尽地倒下去……后来,团里拍戏的拍戏,进修的进修,终于腾出地儿来,李雪健从”匪兵乙”一路被提拔成”匪兵班长”,最后被破格提拔成主要配角”交通员”,终于混上台词了!但天有不测风云,李雪健还没得意多久呢,马上就被现实揍得鼻青脸肿,牛逼不起来了。三、1979年,《陈毅出山》话剧被北影改编成电影《山重水复》,副导演汪宜婉来团里挑演员,一来就被李雪健浑身散发的乡土气息吸引,第一个相中了他。可到了最后,一整个宿舍十几个人,唯一没被选上的也是他,导演嫌他上镜头太老……

25岁的李雪健有苦难言,整整两个月除了吃饭就没下过楼,气极了在宿舍狂撕被子,但一想到撕烂了没钱买新的,只好住手,改为生闷气……但痛定思痛后的李雪健,很快抓住了一个谁也没想到的机会……一年后,空政团里排话剧《九·一三》事件,拟邀的主演都抽不出身,副团长在西安见过林彪,觉得李雪健的下半张脸挺像,就让他先来走走位。

说白了就是一”光替”的活儿,让他负责走走场子,让导演和灯光师知道怎么打光,等真正的主演来了,可以迅速就位。没人当回事,李雪健却深感机会来了,”趁人家没来,我就好好走。”他看纪录片、听录音,到毛家湾和人民大会堂采访接触过林彪的人,把林彪的照片贴满整个宿舍。整天琢磨林彪,每天凌晨3点睡觉,5点起床,阴沉着脸,罗锅着腰,在院里不停转悠,同事都被吓惨了,觉得李雪健魔怔了……结果李雪健就这么走了3场,导演觉得还挺有意思,一直到正式演出也没换掉他。话剧公映后轰动京城,连演300场不衰,当时的空政文化部长黄河说:这小子化妆后搁天安门上一站,非吓死几个人不可!

26岁的李雪健因饰演”林彪”一炮打响,拿下戏剧最高奖”梅花奖”,一跃成了空政话剧团的台柱子。事业上春风得意之时,情感上,他也很快摘下了一朵粉面含春的桃花。四、1981年,团里开拍电视剧《夏天的经历》,导演是还没从北电毕业的于蓝之子田壮壮,女主角是他的表妹于海丹,朱唇皓齿,袅袅婷婷,是团里公认的大美人。正值炎夏,演员们衣衫尽湿,李雪健赶紧把宿舍的风扇搬来片场,张罗着照顾大伙儿,而于海丹则是他的重点照顾对象。

还有一回,于海丹主演的电视剧缺一群众演员,电话拨到李雪健那儿,已经凭借”林彪”小有名气的他,大老远的冒雨赶来,出演连正面镜头都没有的”小偷”,搞得导演都不好意思,连声道谢。等李雪健回到空政话剧团,天已经晚了,大门紧闭,他只好偷偷摸摸,翻墙进去,结果被逮了个正着……最后,李雪健因”未经领导批准,私自拍摄电视剧”被罚在大会上作检查。

于海丹还是在大会上知道这个消息的,她因此很感动,不由芳心暗许……1983年春节,李雪健没买到回家的火车票,于海丹知道后,送了一大把电影票来,两人看完电影,手拉手一起回的家……过了几个月,这段感情就修成了正果,李雪健终于抱得美人归。

成家后,李雪健更加卖力地演戏。1985年,首次在大荧幕上担当男主角的他,就摘下了”政府奖”优秀影片奖。之后,他的”触电”之路更是一帆风顺,演的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直到1989年,李雪健忽然被一个男人盯上,好说歹说,非让他来打个酱油……五、那时,担任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主任的,是还没拍出《甄嬛传》的郑晓龙,他给鲁晓威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回京拍一部50集的剧,不然明年北京台就要开天窗了!

那部剧叫《渴望》,找到李雪健的时候,剧本才写了9集,编剧李晓明每天赶剧本,手都直打哆嗦,导演本人也是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室内剧要怎么拍……他邀请的男女主演,纷纷嗅到了扑街的味道,都以档期为由婉拒。鲁晓威没办法,退而求其次,挖掘了当时还是新人的张凯丽和孙松。

让李雪健来演的”宋大成”,作为女主角的”备胎”,人设平平无奇,戏份也少得可怜,等男女主一结合,就没他啥事儿了。李雪健那时不缺剧本,演主角也不在话下,为啥要为他人做嫁衣,演个没亮点的小配角呢?

因为鲁晓威正是鲁威的儿子,谁叫李雪健欠导演爸爸一个人情呢……本来就是还个人情的事儿,偏偏李雪健爱较真,演着演着,导演对他的表演佩服得五体投地,觉得这把老百姓的朴实演得太生动了,这角色没准能出彩,干脆让李晓明给他写个老婆,变成男二号……

《渴望》前脚刚拍完,一个叫王冀邢的男人后脚就找上了门,让李雪健出演电影版《焦裕禄》。焦裕禄瘦瘦高高、皮肤黝黑,李雪健生得矮,情绪好了是一米七二,情绪不好是一米七零,刚演完《渴望》人还特胖,半点没有焦裕禄的影子……他去焦家访问,一进门,焦裕禄的爱人直摇头:”不像,不像,这哪里是老焦的样子,人长得太胖。”当时,电视剧版本的《焦裕禄》同时拍摄,那个男主角和焦裕禄一模一样,徐阿姨触景生情,感动得直掉泪。李雪健心想这八成得砸锅,想撂挑子,王冀邢却不肯撒手,让李雪健减肥。他找了仨人,每晚陪李雪健打麻将,只睡两个钟头,一到点就叫醒他,连着仨月只吃白菜帮子……用生命在减肥的李雪健,最后生生把自己”熬”出了焦裕禄的样子。

1990年1月1日,《焦裕禄》上映,在每张票3毛钱的年代,以130万成本收获了1.3亿的票房。 年底,《渴望》播出,刚谱写票房传奇的李雪健,马上又创造了收视率的奇迹。《渴望》轰动全国,剧组所到之处,工人们夹道欢迎,连领导都特地赶来慰问……

李雪健饰演的男二号”宋大成”,和张凯丽饰演的女主角”刘慧芳”,成了无数男女青年的”梦中情人”,“娶妻当娶刘慧芳,嫁人当嫁宋大成”的流行语,红极一时。那一年,正是李雪健36岁的本命年,他迎来了事业上的大爆发,不仅擒住了”金鹰视帝”和“飞天奖最佳男配”,还斩获了”金鸡奖”和”百花奖”的”双料影帝”。风头一时无两的他,哪里料得到一场危机正席卷而来。六、随着李雪健越来越红,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有那么两三年,他喝酒、抽烟、打麻将,把自己搞得”膀大腰圆、肥头大耳”,胖了好几十斤。

1998年,电影《横空出世》开拍,李雪健饰演艰苦时期的将军,愣是没想起来要减肥,这个角色成了他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过了两年,李雪健拍摄《中国轨道》时,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小疙瘩,他只觉嗓子疼,没多在意,但隔些天竟然咳出了血……妻子于海丹从北京赶来西安,带他去医院诊断,发现是鼻咽癌中晚期。医生认为情况严重,应该立即中止拍摄,李雪健却坚决不同意,他觉得这戏不能栽在自己手里。他反过来劝慰导演:“如果这个戏因为我停了,对我会是个打击,没准儿这病还会加重呢。”

李雪健一直扛到拍摄结束,才老老实实进医院治疗。化疗的过程很痛苦,他的颈部溃烂,全身的毛也掉光了,一动就头晕想吐……妻子于海丹很自责,李雪健曾两次在片场流鼻血,还经常头疼,这些都是鼻咽癌的早期症状,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警觉!

她选择放弃事业,加入”抗癌俱乐部”,研究大量护理资料,学习如何调理饮食,如何安排作息。她不惜做坏人,将所有请柬、信件、来访一一拦下,得罪了无数人,但她也说了一句感动无数人的话:“我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李雪健的生命”。

2003年,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李雪健真的痊愈了,他说:没有妻子,我早就化成了一股烟!七、大病初愈的李雪健,瘦到皮包骨,苍老了许多,他的听力下降严重,声音也变得稀薄,但只要一息尚存,他就没法放弃演戏。因为听不到对手说话,他演所有戏,不仅背下自己的台词,还要背下所有对手戏演员的台词。病前,他是用心演戏,让角色全然沉浸到身体,他说这样其实很”伤心”;病后,他把自己的命拴在了角色上,一年只演一两部戏,用自己的骨血塑造角色。

2004年,复出后的李雪健,在《搭错车》里出演一个哑巴,妻子于海丹很支持,因为他的唾液腺烧坏了,演哑叔不用说话。

他反复琢磨卓别林的影片,跟着了魔似的,下了戏也一句话不说,只凭肢体表达,就把一个没有台词的角色演到骨髓,把观众感动得稀里哗啦。

让李雪健没想到的是,这部剧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12年前,有人让他化妆成焦裕禄的样子,拍一个肝药广告,给出20万的天价,李雪健一口回绝:”这种钱,再多我也不挣!”后来,他禁不住别人劝说,下水拍了一个咽喉含片广告,旁白是:”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搭错车》播出后,有记者问他:”您不是说没有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吗,这回哑巴的角色怎么演的?”李雪健羞愧难当,他自个儿抽自个儿,那个广告成了他从业以来唯一拍过的广告。

2015年,李雪健在《少帅》里饰演”老帅”张作霖,心狠手辣、匪气十足,把一代枭雄诠释得淋漓尽致,”少帅”直接变成了”老帅”!连窦文涛都说,看《少帅》这个剧,完全是跳着看的,只看李雪健的戏,老帅一死,这剧就完了,直接弃剧。

同年,他在《嘿,老头》里,把一位患阿尔兹海默症的老头演得活灵活现,好评滚滚而来。

但白玉兰奖的入围名单里,却连李雪健的影儿都没见着,反倒是饰演他儿子的黄磊入选了,这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八、于海丹的手机直接炸了,很多人问:提名怎么没有老头儿?于海丹发短信联系评委会主席,得到的回应却十分牵强,她气极了,干脆直接发公开信: “他是在用自己的精血演戏。他不争不说(他都不知道呢),我必须要说。我不要任何结果和回复,只说了我想一吐为快的心里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纷纷声援,业内人士甚至开始历数”白玉兰”历史上哪些是与主办方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的……

一时间,白玉兰奖被推上风口浪尖,不得不做出回应,上海电视节官网发布官方稿件《上海电视节专业评奖机制大揭秘》,称”由70个选片人组成的初评,有严格的监督,没有任何灰尘。”但马上就遭到打脸,专业选片人爆料,说自己并非真正的”选片者”,只是根据组委会提供的名单进行排序。最后,官方不得不撤下了有关评奖机制的文章。

于海丹并不是想要替李雪健争奖,她要争的是对艺术追求者的尊重,李雪健不混圈子,他背后没有资本站台,他有的只是对艺术的一腔赤诚与热爱。这样用生命演戏的老艺术家,不应该得到尊重吗?李雪健多次公开感谢于海丹:”媳妇儿是我的恩人。”而于海丹,也想尽全力守护他,她说:“雪健是人民的艺术家,我想用我的呵护,换来他的宁静和充沛。”

2016年,金鹰节颁奖典礼,李雪健获得”中国最佳表演艺术奖”,全场明星情难自禁,眼含热泪。

25年前,凭借《焦裕禄》获得”百花奖影帝”时,他说:“苦和累都让一个好人焦裕禄受了,名和利都让一个傻小子李雪健得了。”

25年后,他初心未改:“用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是我的选择,我的追求。”

当晚,获得”视帝”的胡歌,在现场深深鞠躬后,走到李雪健的面前,说了四个字:”受之有愧”,字字铿锵,发自肺腑。

李雪健出道40年,斩获33个”影帝”,是中国唯一的”大满贯影帝”,被誉为”中国最贵的男演员”……凭什么?他配吗?呵呵,如果他都不配,还有谁配?!有人问:”您是最贵演员,什么才最贵”时,他说了四个字:观众最贵!而如今,文艺圈早已变成娱乐圈,演艺界也成了名利场,他却不懂得”与时俱进”,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操守:“也许这个社会没有文艺圈了,只有娱乐圈了,都把它当成娱乐了,但是内心里,你吃这碗饭了,凭良心。”他不拍广告、不接综艺,结婚28年没有任何绯闻,出席公共场合,永远在胸前佩戴一枚鲜红的国徽。他名满天下、获奖无数,却谦卑为怀、爱妻如命,一生只做好演戏这一件事,他没有千万片酬,没有爆棚的流量,但他是观众心中当之无愧的”最贵影帝”!

1 个赞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