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绝色才敢上这部良心综艺

发布时间:2021-02-21 08:01:21   分类:新闻资讯15 views

这两天,飘谁都不爱,只是埋头追它。就冲它从第一季到最新一季,水平有增无减。都是满满的 5 星好评、9 分高分。

嘉宾阵容也豪华——张国立、富大龙、易烊千玺、张子枫 ……

从当红辣子鸡,到最佳演技派,甚至还有不少影帝影后,全都一一请到。果然是今年最有分量的宝藏综艺——《国家宝藏 3》

当然,分量可不止在嘉宾阵容上。从节目内容到意义,都足够厚重。别以为它只是个,单纯介绍出土文物的综艺。这里面还横跨越了许多学科,像是必不可少的考古学、敦煌学,还有机械工程、给排水专业、人类学、医学、美术设计 ……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节目组涉猎不到的范畴。《国家宝藏》难道是百科全书?它可没那么简单。新与旧《国家宝藏》的确是越出越新了。在这一季里,视觉上的花样更是震撼。3D 投影技术,把秦始皇的铜马车直接架到舞台上,朝着观众奔腾而来。

你说,这效果上一季就玩过了,不足为奇嘛。可你看看,这是什么。小时候动画片里的九色鹿,活生生地出现在飘的眼前。那绿色的眼睛、飘逸的丝带,和闪烁的佛光,无一不是她优雅、慈悲的象征。

它其实是被画在了北魏时代的壁画上。而活了的九色鹿,不仅可以跟观众打招呼,还能跟辛柏青在文物前世故事的小剧场里,来一场对手戏。就连声音,也找来了 40 年前原版配音,丁建华老师,重现了鹿王原声。节目组真是太会了。这波回忆杀,飘差点接不住。炸裂的舞台效果,能让 ” 文物 ” 变得生动有趣。不仅如此,为了把难背的历史知识,往我们脑子里塞,制作组更是想尽了办法。秦始皇陵里的铜马车,一共由 3500 多个组件构成。制作工艺上,啥是铸、焊、镶、铰;马车零件上,什么是辀、轭、辔。光背,一定记不住。可节目组想了个巧思,用一首节奏很强,又还挺好听的 rap,把这里面的零件融了进去。这下,想不记住都难。

高科技、Rap…… 都是《国家宝藏》的新玩意。而 ” 旧 ” 玩意,也有。前两季的节目里,各大博物馆馆长都一一上台,带来了自己的镇馆之宝。老的老,旧的旧,一眼就能看出这些文物身上的历史感。然而,对于文物而言,有时 ” 新 ” 和 ” 旧 “,并非那么泾渭分明。这一季由殷墟博物馆带来的,在安阳出土的陶三通,就很 ” 新 “。怎么新法?连识多见广的张国立也表示,第一次见到,与时代毫无隔阂的一件文物。

陶三通,下水管道。管道上的凹槽插孔,设计得与现代下水道几乎一致。

可就是这么一件,放在大街上都不觉得是文物的陶三通,却已有 3000 年的历史。你说它是新,还是旧?再看一个。在敦煌的藏经洞里,一幅宋代侍女图上,画了一个挂在树上的帆布口袋。居然和我们现在常见的背包款式,没什么两样。

神奇吧。这种奇妙的应合,跨越了岁月,在那一瞬间,千年的阻隔,似乎都隐去了。从这些新旧相融,如今又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文物上,我们看到历史交汇的痕迹。什么是新,什么是旧?在《国家宝藏》里,这个界定变得特别模糊。在历史不断的推进中,新的,也会蒙尘,成为旧物。而旧的,也会在下一个时代里,被重新注入生命。也许,这就是历史的魅力吧。笑与泪一档宝藏综艺,不仅要好看,还少不了好玩。这个好玩,是由明星护宝人带来的。每季的传统项目,就是让他们来一小段表演。今年,沈腾这个大脸盘子一出来。飘就笑场了。

这副跟张国立插科打诨的小贱样,让飘忍不住多稀罕了几眼。

除此之外。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富大龙,继《大秦帝国》之后,又扮了一回呼声最高的 ” 秦二代 ” 嬴政。一个字,飒。四个字,笑里藏刀。

舞台上,” 笑 ” 是有了。但飘还是更喜欢,演员在舞台上的 ” 哭 “。分享整季里,最喜欢的两个前世故事吧——《昭陵六骏》石雕,是随着唐太宗征讨天下的六匹骏马,” 拳毛騧 “” 什伐赤 “” 白蹄乌 “” 特勒骠 “” 青骓 ” 和 ” 飒露紫 “。当年,为纪念这六匹战马,李世民命令工艺家阎立德和画家阎立本,把它们刻成浮雕,列置于陵前。如今在昭陵,六匹骏马与当年的主人一起,静静躺在青草蔓蔓的山坡中,度过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壮年的唐太宗骁勇善战,这些马跟着他,南征北战。赵文卓扮演的,是从战场上回来的战士李世民。他抱着马鞍子,擦拭着粘在上面的血迹,一边擦,一边红了眼眶。他想念跟自己共奋斗的拳毛騧。洺水一战,战况惨烈,当他与刘黑闼作战时,拳毛騧身中九箭,这匹忠烈之马,战死在了两军阵前。赵文卓哭得痛心,飘,也看得揪心。

李世民之所以能平定乱世,开创大唐盛世。凭的,就是他的惜才爱将,连牺牲了的一匹马,他都是万般不舍。得人心者,得天下。就这样的小短片,赵文卓都能演得如此投入,确实是能入戏的好演员。而另一个老戏骨,不止入戏那么简单。扮演颜真卿的许还山。书法家颜真卿的故事,从《颜氏家庙碑》开始。这块记载了颜氏家族历史的石碑,在唐建中元年(740 年)由他亲手所立,距离现在,已有千年之久。许还山扮演的颜真卿,在一次次命运打击下,依旧是,做人如写字。横平竖直,走得直,站得稳。最打动飘的,是这一段——安史之乱时,颜真卿的侄子颜季明被安禄山所俘,威胁其父颜杲卿开城门。可父子俩面对这样的威胁不为所动,最后,颜季明被敌军斩首。而颜杲卿也不敌敌军,城破后,不降而死。父子俩舍生取义的壮举,让弟弟颜真卿心痛不已。寻得侄子头颅之后,便将其安葬。祭奠当夜,颜真卿泣不成声,饮酒作祭,写出了文学、书法史上的佳作《祭侄文稿》。而许老爷子,也在舞台上演得泣涕涟涟。

甚至还亲笔上阵,写了一段《祭侄文稿》。虽然只是一小段,但笔法几乎与颜真卿的真迹,一模一样。连圈涂掉的错别字,也原样复刻。真把颜真卿给演活了。

在这个舞台上,演员们看重的,不单单是演技。而是通过扮演,完成了一次与跨越千年的古人们,推心置腹的精神谈话。若不是对扮演对象、发生的历史事件有着深刻的体会,是表现不出这种感情的。瞬间和永恒在上几季的《国家宝藏》里,汇聚了各省的博物馆馆长。而这一次,来的博物馆,变小了。范围小了。聚集的,都是地方博物馆。但,越是地方的,就越有人情味。这些文物,是可以被共情的。这一次来的,总共也是 9 个馆。除了常客故宫博物院之外,还来了其他的老几位: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敦煌研究院、西安碑林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布达拉宫、孔子博物馆、三星堆博物馆、殷墟博物馆。馆长们带来的每一件文物,都在述说千年前的先人们,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的痕迹,投入的情感。如今,虽然时代变了,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后辈们,却能通过文物这一介质,与先人产生同样的共鸣。说一个让你起鸡皮疙瘩的故事。别怕,一点也不恐怖。在西安兵马俑的俑坑里,有一个工作人员小胖。他的任务就是拍兵马俑。

每天对着上千张面孔,把他们身上的所有信息,一一拍摄、留档。但有一天,拍着拍着,突然就呆住了。因为他看见,在兵马俑嘴上,留下了一点点 ” 瑕疵 ” ——一枚指纹。是当时制作这个兵马俑的工匠,留下的指纹!

望着这枚距今 2000 年的指纹,摄影师小胖,似乎还感觉到它带着的滚烫温度。仿佛那名工匠,才刚刚离开。而这 2000 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在时间长河里,一切都会灰飞烟灭。只有这兵马俑,默默地注视了千百年来的风云起伏。

到底什么是永恒?历史,会用它的沉默与厚重,震撼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喜欢历史的人,总是贪心的。贪心在,一次次地想留在那些琳琅满目的文物身边,寸步不离。贪心在,甚至想要自己活得更久一点。就为了一件事——活着,就能留下些什么,见证些什么。碑林讲解员白雪松,想要活到 100 岁。仅仅是因为想看一眼,一千岁的碑林——原先来碑林之前我对寿命没多大的期许但是来之后我就想希望自己能活到一百岁因为我一百岁的时候碑林刚好一千岁

研究甲骨文历史的北京大学教授李宗焜,看过世界上所有的甲骨文片。但只有一个愿望——在毕生研究的《甲骨文字编》出版之前,他不可以死。假如差一步之遥,研究就前功尽弃,后人又要重头开始。那就太可惜了。

在这些厚重的历史面前。每一个参与历史、热爱历史的人,心里都明白,年月日这些时间刻度,无法完美地描述历史。历史,是由瞬间和永恒组合而成。我们总是想跑赢时间,去看看未来是什么样,去看看那些永恒是什么样。但我们也知道。人类短暂的几十年寿命,其实只是历史长河里的一瞬。害怕一瞬。势必想办法会延长。从莫高窟开始维修之时,就在那参与壁画修复工作的元老李云鹤老先生。他说,像我这个年纪,在坚持的,总有一天 ……

总有一天什么?不说的部分,大家自然都懂。但,李老堪称莫高窟的 ” 愚公 “。自己修不动了,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孙子一起修。祖祖辈辈无穷尽。面对着时间的他,是谦卑的;对着壁画时,更是将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 我们一家,不过就是泥瓦匠 “。

在《国家宝藏》上,有太多太多像李老这样热爱文物,投入一切的人了。维修布达拉宫的强巴老师,谈起当年维修的事情,还是哭了出来。

面对 ” 时间 ” 这个全人类的敌人。他们害怕,怕来不及。怕自己还没有把这些文物照顾好,就要离开。害怕这一瞬间来得太快,来不及看到它重现辉煌的时刻,就要离开。瞬间太短,永恒太长。那些眼泪,那些不甘,其实都是对宝藏的怜惜,对历史的憧憬,对整个华夏民族的爱。那是每一个流淌着华夏鲜血的人民,共通的 DNA。而在这一代代、一辈辈的努力中,那些早已被黄土掩埋的文物,渐渐重现了昔日的光辉。那些流失海外的珍宝,也一点点地回归到祖国的怀抱。这些盛世辉煌,靠着无数人的一瞬间,积沙成塔。如今,成就了历史上的又一次辉煌。而这份辉煌,值得永远铭记。谢谢你,《国家宝藏》。这样的良心综艺,请多来点。

0 个赞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