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尘世难逢开口笑作者是谁(尘世难逢开口笑原文及赏析)

阅读量:3  一键切换:繁體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来源:知识库  
内容摘要: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的人生,都让人潸然泪下。——塞内加20世纪90年代,曾有一首名叫《中华民谣》的歌曲火遍大江南北,大家也许都听过。它的演唱者,正是最近在热播剧《扫黑风暴》里饰演派出所所长胡笑伟的实力派歌手孙浩。其中有几句歌词是......

尘世难逢开口笑作者是谁(尘世难逢开口笑原文及赏析)

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的人生,都让人潸然泪下。——塞内加

20世纪90年代,曾有一首名叫《中华民谣》的歌曲火遍大江南北,大家也许都听过。

它的演唱者,正是最近在热播剧《扫黑风暴》里饰演派出所所长胡笑伟的实力派歌手孙浩。

其中有几句歌词是这样唱的: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人在风雨后;醉人的笑容你有没有,大雁飞过菊花插满头。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时光呀流水匆匆过;哭一哭,笑一笑,不用说,人生能有几回合?字里行间,极富有中国古典诗词古朴悠远的意境。它的诗歌源头,正是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九日齐山登高》: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独沾衣。

这首诗大约写于唐武宗会昌五年(845),杜牧担任池州刺史。这一天恰逢重阳佳节,杜牧的好友张祜前来拜会,两人便相约带上好酒,去齐山登高望远。张祜这个名字,我们也许不甚熟悉,但他的一首千古绝唱,你一定听过: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宫词》共有两首,这是第一首,写尽了女子幽居深宫、白白葬送了一生的凄楚哀怨。张祜因这首诗一举成名,在仕途上却十分坎坷。因为元稹的一句“张祜的诗乃雕虫小技,大丈夫不会像他那么写。若奖赏他太过分,恐怕会影响陛下的风俗教化”,张祜几次求官,都落寞而归。而此时的杜牧,同样是郁郁不得志。两个难兄难弟,一同登上齐山,想要放怀心情。杜牧便是在这时,写下了这首《九日齐山登高》,既是在劝慰友人,也是在安慰自己。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
此时已然是秋天,江南的山,却依然是一片缥青色。杜牧和友人携着一壶酒,登上齐山,由高处下望着江水。但见碧波粼粼,倒映着初飞来的大雁的身影,更显出秋水长天的澄肃。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颔联两句,是流传千古的名句,也是我很喜欢的诗句。杜牧好似在安慰友人说:你看啊,这秋天的水色山光,多么美好,赏心悦目。人世间像这样开口一笑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我们都应当快活地将菊花插满头,尽兴而归。
“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恨落晖。”
且斟起酒来喝吧,只管用酩酊大醉来酬答这良辰佳节。何必为夕阳西下、人生迟暮,而伤怀感慨呢?

“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独沾衣?”
尾联中,杜牧运用了一个典故“牛山下泣”,出自《晏子春秋·谏上》,说的是:春秋时期,齐景公游牛山,他北望着国都,忽然涕泪横流地说:“我怎么舍得这美好的江山,离开尘世去死啊。”艾孔、梁丘都跟着哭了起来,晏子却反倒哈哈大笑。晏子在笑些什么呢?他许是在笑齐景公的愚蠢与不知足,许是在笑这尘世间的衰荣生死。
人生无常,哪管你是庶民布衣,还是王公贵胄,谁人能免得了一死?
杜牧在这里反用了这个典故,就是在告诉友人,也是在告诉自己,一个无比冷峻而深刻的真理:阴阳潜移,春秋代序,世事无常,风云变幻,古往今来,莫不如此。又何必像齐景公一般,自寻烦恼,独自伤感流泪呢?杜牧的这首诗写出来后,数百年间,苏轼、朱熹都曾化用、乃至直接引用过这首诗。如苏轼的《少年游·重阳》:与客携壶上翠微。江涵秋影雁初飞。尘世难逢开口笑。年少。菊花须插满头归。酩酊但酬佳节了。云峤。登临不用怨斜晖。古往今来谁不老。多少。牛山何必更沾衣。

朱熹的《水调歌头·隐括杜牧之齐山诗》:江水侵云影,鸿雁欲南飞。携壶结客,何处空翠渺烟霏。尘世难逢一笑,况有紫萸黄菊,堪插满头归。风景今朝是,身世昔人非。酬佳节,须酩酊,莫相违。人生如寄,何事辛苦怨斜晖。无尽今来古往,多少春花秋月,那更有危机。与问牛山客,何必独沾衣。几首诗词各有滋味,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杜牧的原作。“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在苍凉中自有豁达,于低徊中不失昂扬。记得古罗马悲剧家塞内加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何必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见全部的人生,都让人潸然泪下。
也许初一看,大家会觉得这句话分明是一种很消极的人生态度。我却不这么认为。我总觉得,这种将生命看到极致的态度,才是真正的乐观。就如钱钟书的“目光放远,万事皆悲”;就如亦舒的“世间美好皆无法永恒,当我们看到极致时,也是我们要学习接受失去它的时候”;就如方岳的“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就如白居易的“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就如杜牧的“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独沾衣”。是将所谓的生命一场,看得无比通透明白。

是不去讳言生死,不去掩饰悲伤,是承认人生就是有种种无奈、般般苦痛——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是无穷大的宇宙中,我们微小的七尺之躯。是无穷久的浩劫中,我们可怜的数十年。到得那脆弱的躯壳损坏而朽腐的时候,我们伟大的心灵也便一去无迹了。我明白了,所以我也真正放下了。所谓人生一时的荣辱贫富,所谓仕途一时的跌宕崎岖,所谓金钱,所谓名利,所谓爱欲苦渴,所谓风光荣耀,都不算得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那些真正值得我们去呵护珍视的,是与亲人越来越少的相处时光,是与爱人千年方修得的一世相伴,是难得的友人知己,是上天馈赠的孩子,是一份你喜欢并愿意为之奋斗终身的工作,是你所生斯长斯的美丽河山,是朴素的木造瓦舍,是寻常的一粥一饭,是阳光的温暖,是月华的温柔,是初生的绿芽嫩嫩怯怯地待你去看,是雨后的落花哀哀婉婉地盼着来年……

真正的乐观,从来都是以大悲观为前提。

以真挚庄严的态度,去面对生命,乐也好,悲也好,也只是“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共勉!
分享到:
首页桂ICP备2022000863号分类地图学习工具教育专题当前时间:本站内容只用于学习和交流,如有牵扯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