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红杏枝头春意闹赏析(红杏枝头春意闹原诗分享)

阅读量:13  一键切换:繁體   风光美景  发布时间:来源:知识库  
内容摘要:红杏枝头春意闹——咏杏花古诗词赏析(上)王传学杏花是春天显著的标志之一。说到春天,首先就要提到杏花。杏花盛开时节,细雨蒙蒙,轻风剪剪,杨柳吐青,春风拂面。中国古代文人们悠然徜徉在春色里,徜徉在杏花雨、杨柳风的意境中,他们心旌摇动,将杏花入诗......

红杏枝头春意闹赏析(红杏枝头春意闹原诗分享)

红杏枝头春意闹

——咏杏花古诗词赏析(上)

王传学

杏花是春天显著的标志之一。说到春天,首先就要提到杏花。杏花盛开时节,细雨蒙蒙,轻风剪剪,杨柳吐青,春风拂面。中国古代文人们悠然徜徉在春色里,徜徉在杏花雨、杨柳风的意境中,他们心旌摇动,将杏花入诗,把自己的审美理想寄寓于杏花,杏花也就成了中国古典诗词中常写常新的意象。

我国古代较早描写杏花的诗篇当属南北朝诗人庾信的《杏花》:

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

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

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

诵读这首小诗,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在茫茫无际的原野上,绽开着一枝枝鲜嫩之色的杏花:“春色方盈野,枝枝绽翠英。”淡远的青绿与鲜艳的杏红,以一种和谐明快的色调,点染出浓郁的春意。“依稀映村坞,烂漫开山城”,随着视线的移动,我们看到粉红色的杏花,或在远处的村庄隐约可见,或在近处的山城艳丽夺目,一派“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景象。接着,诗人笔调轻轻一转,抒写出人们对杏花的喜欢和珍爱:“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红琼是红色的美玉。小心采折的杏花,衬托在金黄色的盘子里,就像一块块红色的美玉,敬献在宾客面前。它象征着五彩缤纷、欣欣向荣的春天,传达出沸腾喧闹、生机盎然的春意,给予读者以无限惜春、爱春、赏春的欣喜和愉快。如果说,宋人叶绍翁的“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是以虚带实,以静衬动,烘托了春天的美丽和生动,那么,“好折待宾客,金盘衬红琼”,则是以鲜明的色彩和强烈的色调透露出春天的信息,迸发出人们对春晖的喜爱之情。

杏花的盛开展示着春光的明媚,我们来看北宋词人宋祁《玉楼春》词中的红杏: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词的上片写春光无限,下片感叹春光难留,赏春难以尽兴,寄托了对大自然的喜爱之情。具体讲,上片四句写春游出东城所见早春之胜景:轻舟在碧波里荡漾,绿柳在微风中轻摇,红杏在阳光下怒放。早春时最足以显示春光的当是红杏,杏花盛开,生气勃勃,如火如荼。红杏盛开衬托出春意之浓,着一“闹”字,似是杏花在有意闹春,写尽了那一派盎然的春意、蓬勃的生机。同时,“闹”字还容易使人联想到“闹新春”、“闹元宵”等热闹景象,融入了词人对春天的热烈期盼之情。我国近代著名学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宋祁因词中“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而名扬词坛,被世人称作“红杏尚书”。

再看北宋诗人叶绍翁《游园不值》中那枝出墙的红杏: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诗人本想游园,却因主人不在而无法进去。在失望之际,突然发现一枝杏花伸出墙外,于是分外惊喜。对青苔都充满爱心的诗人,从墙外一枝红杏,感受到墙内万木春色,领悟到春天和一切生机勃勃的新鲜事物一样,都是封锁不住的。这样,诗人高尚的情趣、美好的追求,就与那枝关不住的红杏融为一体,呼之欲出了。

唐代诗人王维《春中田园作》中的杏花一片粉白:

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

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

此诗写鸟鸣花开、春意盎然的田园景象。冬天难以见到的斑鸠,随着春天的来临,早早飞临村庄,在屋顶鸣叫;村中的杏花争先开放,粉白一片,整个村子掩映在白色的杏花中。纷乱的杏花让诗人顿时兴起田园之乐,杏花开在村边,也开在诗人的心头。

在缭乱的杏花中,唐代诗人储光羲的《钓鱼湾》,展现了暮春时节钓鱼湾的动人景象:

垂钓绿湾春,春深杏花乱。

潭清疑水浅,荷动知鱼散。

日暮待情人,维舟绿杨岸。

诗中写了隐居的情趣:绿荫蔽天,杏花飘地,清潭见底,荷动鱼散。渔翁之意不在鱼,单是这美好的景致就是最好的享受了。日暮罢钓系船,在绿杨芳草中等待好朋友(情人)来相见,那杏花的纷纷繁繁,就是小伙子急切心情的衬托。诗人写风光宜人的钓鱼湾,写盛开的杏花,渲染的是清新淡雅的美学境界。这种美学境界与边塞诗派大漠雄风、浓墨重彩式的美学思潮不同,它避开了战争的烽火,解脱出朝堂的倾轧,远离尘世的喧嚣,没有市井的嘈杂,在杏花的摇曳中产生愉悦,净化心灵。

再看唐代诗人钱起的《暮春归故山草堂》:

谷口春残黄鸟稀,辛夷花尽杏花飞。

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阴待我归。

这首诗是“大历十才子”钱起的名诗。此诗开篇点题,“谷口”二字,暗示了题中“故山草堂”之所在;“春残”二字,扣题中“暮春”。谷口的环境是幽美的,诗人曾说:“谷口好泉石,居人能陆沉。牛羊下山小,烟火隔云深。一径入溪色,数家连竹阴。藏虹辞晚雨,惊隼落残禽。”(《题玉山村叟屋壁》)春到谷口,更是别具一番景色。然而,此次归来却是“春残时节”,眼前已是黄鸟稀、辛夷尽、杏花飞了。一“稀”一“尽”一“飞”,烘托出春光逝去,了无踪影的一派空寂、凋零的气氛。然而,在这冷落寂寥的氛围中,诗人却惊喜地发现窗前幽竹兀傲清劲、翠绿葱茏、摇曳多姿,迎接它久别归来的主人。杏花在诗中出现,它的纷繁与飘飞无不使诗人情思翻飞,它与幽竹的“不改清阴”相对照,体现了诗人的审美情趣。

晚唐社会的衰败,个人事业的失败困顿,家中亲人的生离死别,爱情生活的不幸,给李商隐的一生涂上了浓郁的悲剧色彩。这些生活的折射而形成了他的诗作阴柔、凄艳的朦胧风格。我们来看他的《日日》:

日日春光斗日光,山城斜路杏花香。

几时心绪浑无事,得及游丝百尺长。

这首小诗写的是烂漫春光所引起的一种难以名状的意绪。首句写春光与日光争艳竞妍,造语新奇,意趣盎然。丽日当空,春光烂漫,万物生长,方兴未艾,大自然呈现出一派热烈欢快的勃勃生机。日光,既指艳阳春日,又兼有时光之意。着一“斗”字,似乎眼前这烂漫纷呈的春光日日与时光争雄比长,力求在这美好的时光尚未消逝之前展现它的全部美艳。这一比斗本身就暗含韶光易逝的轻微惆怅,暗含下文意绪的纷扰不宁。第二句实写春光,微寓心绪。城郊野外,山路横斜,艳阳高照,杏花盛开,惠风和畅,芳香四溢。极目远眺,只见山杏灿烂却微呈白色,亮人眼目却略带灰暗,这种色调容易触动诗人春日的无名惆怅。杏花开放,一见春光烂漫,二见诗人内心深处难以言状的缭乱不宁。三、四两句更进一步点出了诗人消融纷扰的期盼:什么时候才能使心绪摆脱眼前这种纷扰不宁的状态,能够像这百尺游丝一样轻松悠闲呢?通读全诗,不难发现,芳香四溢的杏花实际上折射出诗人伤春、伤情的纷乱不宁

分享到:
首页桂ICP备2022000863号分类地图学习工具教育专题当前时间:本站内容只用于学习和交流,如有牵扯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