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模式:

长安年少惜春残原文(长安年少惜春残翻译及赏析)

阅读量:10  一键切换:繁體   散文随笔  发布时间:来源:知识库  
内容摘要:谷雨时节,花事不多,不像2月有漫山遍野的桃李梅,时间已经到了晚春。该开花的开花,该结果的结果,山水如黛,树草滴翠,万禾生长,绿得铺天盖地,是清新,是绿意。绿叶成荫子满枝,虽然樱桃已经成熟,楝树也在开花,但总的而言,绿重红浅。刚刚经历过2月喧......

长安年少惜春残原文(长安年少惜春残翻译及赏析)

谷雨时节,花事不多,不像2月有漫山遍野的桃李梅,时间已经到了晚春。该开花的开花,该结果的结果,山水如黛,树草滴翠,万禾生长,绿得铺天盖地,是清新,是绿意。绿叶成荫子满枝,虽然樱桃已经成熟,楝树也在开花,但总的而言,绿重红浅。刚刚经历过2月喧嚣花事的人,虽然心情沉静,是最好的一种视觉休息,但同时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和惘然。

春是青春,惟青色如许蓬勃,反而让人越发感叹春天快要或者已经过去。

唐宋两朝对牡丹的热爱,源于在这春夏季节的间隙里,牡丹带给人的惊艳
。它不但开花,花来得茁壮而硕大,来得繁复而艳丽。虽然这是一种山野之花,但它不娇气,像一个晚来的健美的小姑娘,任人打扮,不怯场。

牡丹的培植从山野走向宫廷,从宫廷布满城市,又大规模返回郊区,这是天然和人力相得益彰的结果。对牡丹的热爱,不只是它装点着寂寞的晚春,更重要的是,付出和回报是这样令人欣喜。

它是人力的春天吗,不全是,它是自然和培植最杰出的花卉。
在它身上,你可以领略两种风情,天然的生命力和人力的投入。在唐宋,牡丹花的流行肯定也来源于深厚的簪花传统。人们改造自然感恩自然。

通常野生的牡丹,单瓣,花朵颜色浅。这是一种自然的野生的物竞天择。但是经过了人工的嫁接,采用不同的砧木,选择不同的土壤,牡丹由单瓣而复瓣,经过了遗传和基因改变,牡丹形成了花色不一,颜色各异,姿态不同的品种。

那么在唐朝和宋朝,有着对牡丹花特殊的审美,在唐朝,紫色和红色的牡丹最受人追捧。因为唐朝尚紫,而且国风开放,喜欢绚烂深浓的颜色。

牡丹花大,谷雨期间的牡丹,润雨轻风,花瓣格外的肥厚滋润。无论是作为观赏还是作为簪戴,华贵的红紫色,都可以压住华丽多彩的服饰和人们期求富贵长久的心理。

“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

别有玉盘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
唐朝裴士淹《白牡丹》

那长安城中的年轻人,在三月里看花,都纷纷涌向了慈恩寺,那里有绚烂的紫牡丹。这也是唐朝的繁荣所致,牡丹花开,处处都有,只因为处处都有,就会有着培养的竞争。长安的年轻人,也有着自己的追求和时尚,紫是一个巨大唐朝的IP,李唐崇道,紫是贵重的颜色,三品以上高官的朝服,是紫色。紫气东来,紫薇花开,都是说得富贵前程与时尚,时尚之下,连牡丹都是紫色的美,何况皇家寺庙,种的是一大片花海。

哪里有不打卡的道理。

相比之下白色的牡丹,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白色的牡丹也稀少,在人工培植的时候,就会因为花色素净,对不上时尚的胃口,就算是有,也不会大规模的种植。白色的牡丹就被一片红红紫紫挤兑到不起眼的地方。

白牡丹漂不漂亮呢?答案肯定是肯定的。只是白牡丹,对于色彩感十足的唐人来说,实在是太单调了。而且狂热的心理,也使人无法去挖掘素净之美。唐朝是封建王朝的繁荣顶峰,繁荣到许多东西,都如现在一样,眼球就是经济。牡丹经济就是一个很好的范本。

花朵大,颜色艳,有视觉的震撼,就觉得会有消费。“王侯家为牡丹贫”或者这中间有夸大的嫌疑,但是品种好的牡丹一本万金,为了追求中间的利润,肯定会有投资失败的。又或者为了安排一场富丽的宴席,购买高级牡丹花这种奢侈品,也会让那些不善理财和虚荣的人自食恶果吧。

“白花冷澹无人爱,亦占芳名道牡丹。

定是东宫白散赞,被人还唤作朝官。”
白居易《白牡丹》

这是白居易42岁的时候,让他去担任太子的老师,这个官看起来高贵,实际也就是边缘化了。朝廷重要的政事已经与他无缘,而一向清贫的白居易,也只有微薄的薪水。长安的富贵喧嚣,和他隔着一层纱。

他就像白牡丹花,虽然也被叫做牡丹,那真是,门庭冷落车马稀,他还要早起晚归去上班。

这仿佛是在贬低自己和白牡丹。但实际上,这也是一种赞美,因为难得在喧嚣富丽的牡丹花海中,白牡丹保持着特殊的干净和高洁。也正是这样的隐忍,白居易最后修炼成了唐朝官员中的元老,受到皇帝的尊重。

“牡丹一朵值千金,将谓从来色最深。

今日满栏开似雪,一生辜负看花心。”
唐朝张又新《牡丹》

这个家伙,就是被忽悠进去的那种被骗者。卖花人肯定告诉他,开的是天香国色,于是他买回牡丹苗,种了一栏杆花坛的。结果花开的时候,却发现开的都是白花,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失落。这失落的恐怕不止是心情,你算算他投资了多少钱,竹篮打水一场空,估计想死的心都有。

唐朝的人浮躁,可以体现在对牡丹花的热爱,也可以体现在对牡丹花的挑剔,充满了金钱的味道。

但还是有明白人,花开各有好,白牡丹耐赏耐品。

“闺中莫妒新妇妆,陌上须惭傅粉郎。

昨夜月明浑似水,入门惟觉一庭香。”
唐朝韦庄《咏白牡丹》。

白牡丹的确是如素净的美人,和白天里艳丽的新妇比起来,它没有那么华丽,和街上那些锦衣英俊公子比起来,它实在是清寒,没有色彩。

但是白牡丹更让人沉静,当你回到家中,在如水的月光里,白牡丹和月光一样的颜色,散发着满庭的芬芳。只有心静的人才能品出白牡丹的好。

那么写白牡丹最好的一首诗,是唐朝王贞白写的《白牡丹》。

“谷雨洗纤素,裁为白牡丹。异香开玉合,轻粉泥银盘。

晓贮露华湿,宵倾月魄寒。家人淡妆罢,无语倚朱栏。”

那谷雨像打湿了白色的绫罗,于是白牡丹,有着滋润而湿润的颜色。那浓烈的香气,配上洁白的花瓣,是比月光还美。就像那家人在晚上,卸下浓妆,淡淡打了点粉,自在靠在栏杆边。

她是用最朴素的状态,思念着心中的牵挂,无声无语,温柔可亲,却又沉静大方呀。

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一首白牡丹。

我们要的不是浮世的繁华,要的是家的牵挂和守候。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古典诗词中的爱和美。

分享到:
首页桂ICP备2022000863号分类地图学习工具教育专题当前时间:本站内容只用于学习和交流,如有牵扯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邮箱: